—微生—

手速跟不上脑洞星人

【周叶小甜饼】久别重逢 • 壹

写在前面:

一入周叶深似海啊= =
这是一个俗气的连载故事
大概写来写去和大家的也没什么不同
希望世界上所有等待的傻子都能被珍视

现代向 私设多 非原著向
写什么都ooc 介意勿入
———————————————————————


“叶秋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
这是来自他的班主任老师的一句评价。

周泽楷把作业甩到叶修桌子上,拉开椅子坐在他旁边,“上课听了吗?”
叶修撑着胳膊肘看周泽楷,明明比自己小,还非要一本正经的教育自己。要不是老爷子执意让他和周泽楷一起学习,他才不要这个闷葫芦。
周泽楷在纸上“唰唰唰”地写下解题思路,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周泽楷骨节分明的手指上,饱满光洁的指甲反应出主人的细心保护,额前细碎的头发也遮不住眼前人的清澈的眼睛。叶修的目光从手上慢慢移到脸上,“这人还,挺好看的哈。”叶修心里想。

周泽楷写完之后,就看见叶修痴汉的眼神。他皱了皱眉头,用笔敲了一下叶修的脑门。
“又发呆!”
叶修“哦哦哦哦”地反应过来,心下暗自道果然不能只看外表。

自此之后半年,叶修倒是再也没有缺过课,节节课和周泽楷坐前面。虽然课后还是一问三不知,但是叶修明显感觉到,周泽楷对自己的态度变化了很多。

这日学习的时候,周泽楷明显感觉到叶修心不在焉,一道题看了半个小时居然都没动笔。
他停下笔,看着叶修,“怎么了?”
叶修顿了顿,不知道如何张嘴,自己的事要是被发现了,轻则被老爷子打一顿,重则影响到学校名声怕是俩人都会出事吧。思来想去,他决定隐瞒下来,“没事。”
周泽楷皱了皱眉,叶修今天反常的表现都被他看在眼里,怎么会没事,他明显就是不想告诉自己。周泽楷放下笔,用手轻按眼部周围,“嗯。”
叶修点了点头,学习完后,他目送着周泽楷远去。

待到周泽楷走远,叶修拿起藏在衣柜里的棍子,随意抓了一件夹克就出了门。

两栋相隔距离过近的楼房形成了中间一条逼仄的弄堂,只有一盏忽明忽暗的灯光照着,平添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闷感。叶修已经看清了里面聚集了至少六七个人,他们叼着烟站在两侧,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孤身前来的叶修。
“呵,叶哥真是胆子大,”其中一个人看见叶修走近,不怀好意地朝叶修走近,随着这人的走近,其他的人也渐渐向叶修围来。“敢自己一个人来?”
叶修冷哼一声,把棍子直接插进泥地里,“输了,就永远别再让我听到那些话。”

“叶哥要是输了,就得让我们打断一条腿。”
“嘿嘿嘿嘿,叶哥可不知道是哪条呢。”
“说不定叶哥以后都不能娶媳妇儿了哈哈哈哈哈。”
“娶什么媳妇儿啊,人家小白脸指不定床上多会讨叶哥的欢心呢。”

污言秽语传入叶修的耳朵,他黑着脸掏了掏耳朵,对着面前的混混挥挥手,“垃圾就是垃圾,一起上吧,浪费时间。”
混混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扑上前就准备揪叶修的衣服。叶修踢起棍子,一个闪身弯下腰,混混们扑了个踉跄。他起身一脚踢在一人脸上,反手又赏了一拳给准备从后面偷袭他的另一个混混。
“就这点能耐还敢惹你哥,找死呢?”叶修正提起一个混混的衣领,突然被他的一个同伙从身后打了一酒瓶,清脆的玻璃瓶应声而碎。叶修一脚踹开那个混混,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脑后似乎涌出一股热流,他单手扶住棍子,眼前变得有些模糊。
那些混混看叶修状态大变,还能起来的三四个人从远处渐渐走近他,“嘿嘿,叶哥这就不行了?一会儿怕是更难熬啊。”,猥琐的笑声回荡在弄堂里,叶修重重地喘着气,暗叫不好。


“四打一,”清脆的嗓音带着一股令人胆颤的寒意袭来。
四人面面相觑,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只见周泽楷怀抱着臂,靠在墙壁上,灯光投射在他的脸上,那张平日里亲近人的面容现在已经凝上了一层霜。

周泽楷转过身,用手直接拽掉领带甩在地上,向四人走去,“要脸?”

四人还在发呆不知道小白脸怎么会在这儿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挥出去的一拳直接往脸上打,果断而干脆。被打中的人直接被锤翻在地上,捂着半边脸大气都不敢喘。其中两个人交换了个颜色,咽了口唾沫就冲了上去,周泽楷从二人中间的空隙闪身过去,反手拉住衣服的帽子,一把拽回来按着头就撞在一起,二人被撞得眼冒金星。周泽楷一步一步接近剩的最后一个人,那人慌乱了几分,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把明晃晃的刀对着他。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悄悄将手伸向腰后,那人眼见他不动了,提着刀就捅了过来。
打开枪套扣子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里格外响亮,周泽楷手中的银枪在食指上绕了两圈,形成一道流畅而自然的曲线,混混的手高举着朝他扎来,而周泽楷的枪更快一步地抵在了混混的脑门前方。
混混明显没想到周泽楷有枪,手中的刀直接掉落在地上,自己也被吓的腿软瘫在地上。
周泽楷歪着头慢慢蹲了下来,眼里的怒火根本无法遮掩,而紧绷的嘴唇也昭示着他的耐心荡然无存。
身后的叶修突然发出倒地的声音,周泽楷赶忙转身搀扶起他,看向叶修的目光中带着压抑的痛苦。
叶修尽力挤出一丝笑,“没……没事。”

我想告诉你,我可以不问起因,不问过程,但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否安好。

叶修搭着周泽楷的肩膀往前走着,而周泽楷看着他,头也不回地对着趴在地上的混混甩了一句,“滚。”。斜眼看着周泽楷恶狠狠的表情,叶修用沾满鲜血的手拍了拍他的肩。

第二天之后,周泽楷真的再也没看到过那群混混,并且,再也没看到过叶修。他问了作为董事的父亲,父亲只是淡淡地告诉他,“聚众斗殴,他已经自请退学。”为此,周泽楷曾不止一次和父亲争吵赌气,但是吵完后的结果并没有改变什么。
当然还是有所改变的,比如周泽楷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比如周泽楷再也没有和人一起搭伴学习过,比如周泽楷会经常在图书馆里捧着各种笔记本写写画画,比如周泽楷写着写着会突然抱住头伏在桌子上轻轻颤抖。

就算动用了家里的关系去查叶修的下落,但叶修上学用的名字是“叶秋”,周泽楷顺着“叶秋”查找,结果却是得知是假名字。

S市湿润的空气带着温柔的风从江上吹拂人面,却吹得周泽楷眼里朦胧。
“为什么……我找不到你……”


五年后

叶修下了飞机后拉着箱子在机场等着司机来接,刚落地老爷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可不吗?累够呛,”
“得得得我知道了,这不总算是能立足了。”
“好嘞马上就回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司机还没有到。叶修有些焦急,他决定直接拉着箱子去门口。
步履匆匆,一时并未注意周围。
“啪——”
叶修看到自己撞掉了旁边人的手机,他连忙弯下腰去捡,“对不起,一时没注———”
最后的音节被淹没在喉咙里,叶修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捡起手机之后在身上的卡其色风衣随意蹭了蹭,
“没关系——”
周泽楷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叶修,突然失声。

周泽楷就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一手抓着自己的手机,一手提着自己的包,措不及防地遇到了五年来日思夜想的人。

叶修“哟”了一声,准备拉着箱子离开,“小周,好久不见啊。”
周泽楷紧咬着下唇,在叶修走过的时候还是猛地抓住他的胳膊,“为什么……”
周泽楷有好多个为什么想问他,
为什么一声不响地离开?
为什么要用假名字?
为什么走了那么久?
为什么要回来?
却没有一个得到回答。

“为什么要回来?”叶修坐在前往公寓的车内,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回国前老爷子也在问这个问题,为什么放弃成功申请到的PR和已经成形的事业,孤注一掷也要回来。
叶修看着这座城市的景色,自他走后,好像什么都没变,但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

周泽楷将自己关在浴室里,他用头抵着墙壁,莲蓬头撒下的水花顺着头发从背上顺着脊椎淅淅沥沥地流下来。
这个人,终于回来了。
周泽楷想到今天在机场看到叶修时的错愕和激动,他甚至想在人来人往的机场里不顾礼节地抱住叶修,不过那种突如其来的喜悦又被玩笑的语气和疏远的动作渐渐消散。
说到底,他周泽楷,又算叶修的什么。
周泽楷一拳打在浴室的墙壁上,从关节处传来的痛觉让这种朦胧的混沌感消失了几分。

周泽楷出来后便裹着浴巾站在落地窗前喝水,窗外的黄浦江两岸灯火辉煌,万国建筑群和陆家嘴每一天都在刷新着人们这个城市原有的记忆。
周泽楷转过身将水杯放在手边的桌子上,靠着玻璃的身体无力滑落。
身后纵有浩瀚灯海,也难遮他眼底无神光芒。


———————————————————————

写完之后发现比起打戏更想看周泽楷洗澡……

评论

热度(19)